走过3000年沧桑的黎家树皮布

时间:2024/02/12 浏览次数:47

  “黎族树皮布制作技艺”成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对象之一,着实令海南岛上的100多万黎胞高兴:他们的传统文化得到了国家的肯定和重视。


  据古代典籍记载,至少在3000年以前海南岛便出现了树皮布,包括宋代《太平寰宇记》、元代《文献通考》和清代《黎歧纪闻》等书籍中,均有海南黎族“绩木皮为布”的记载。


 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、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邓聪教授曾给“树皮布”下了一个定义:树皮布是一种无纺织布,是以植物的树皮为原料,经过拍打技术加工制成的布料。也就是说,树皮布不是纺织品,但它有力地见证了人类衣物从无纺布到有纺布发展的过程。


  1931年和1932年,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曾两度到海南黎族聚居地进行田野调查,在他的专着《海南岛民族志》中写到了“海南岛的布……,用树皮经捣击后做成的”。1909年,德国柏林民族学博物馆也陈列出海南树皮布。


  之所以要申报保护,是因为保护现状不容乐观。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简陋的文化馆里,陈列着一件收集于解放初期的用树皮布制作的树皮被,上面落满了灰尘,虫蛀斑斑。


  琼中分管副县长林海云对此深表无奈:由于缺乏文物保护资金,县里一直没有建成一间像样的文物陈列室,但愿借此机会,能获得更好的保护。


  省民族研究所副所长高泽强说:“如果保护不善,树皮做成的东西很快就烂掉的,对树皮被和树皮衣的保护迫在眉睫。”


  树皮布是怎么制成的?据介绍,历史上的树皮布往往用见血封喉树和厚皮树的树皮或蓖麻制成,并以此为衣物原料制作树皮被和树皮衣。海南大学周伟民教授经过研究后发现,大约3000年前,海南的黎族使用过一种工具叫做石拍,用它来拍打一些植物的树皮,可以做成树皮布。


  据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一带的黎胞介绍,他们的树皮被一般用蓖麻的纤维做成。具体做法是:把蓖麻采回来经过拍打后,把整张树皮剥下来,然后去掉最外层的皮,用里面纤维含量最多的部分制成树皮被。在农闲时间断断续续地做,制成一张树皮被大约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。


  随着社会的进步,树皮布早就远离了人们的生活。高泽强认为,大概到了明代,海南沿海地区已经不再使用树皮布;中部黎区则大约使用到清代以后。至今,一些偏僻黎村仍有老人知道树皮布的制作方法。


  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